《围炉夜话》:衣食知足,学无止境

演启

༺ 持戒 ༻
2014-01-04
290
54
16
【原文】
富贵宜廉,衣禄需俭
  富贵易生祸端,必忠厚谦恭,才无大患;
  衣禄原有定数,必节俭简省,乃可久延。
  
  【译文】
  
  大富大贵之后容易产生灾祸之源,一定要忠诚厚道谦逊恭敬,才能不出现大的祸患;衣食官禄本来都有一定的运数,只有切实简朴节约,才能够延续得持久。
  
  【评说】

  财富滋长贪心,富贵激发忌恨。达贵之人须宽厚仁义、谦恭敬地处世。富而仁厚,才能得到人们的敬重,消除隐患。
  千金易散,万贯家财也经不起长久的奢华浪费。更何况“由俭入奢易,同奢入俭难”,俭约持家,才能永享福禄。

注:《围炉夜话》清人王永彬“著,儒家通俗读物,作者虚拟了一个冬日拥着火炉,至交好友畅谈文艺的情境,使本书语言亲切、自然、易读,并由于其独到见解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围炉夜话》正如其名,疲倦地送走喧嚣的白昼,儒者炉边围坐,会顿感世界原来是这样的宁静。在如此宁静而温暖的氛围下,白昼里浊浊红尘蹇塞的种种烦闷,会不自觉地升华为对生活、对生命的洞然。夜是这样的美妙,更何况围坐在暖暖的炉边呢?静夜炉边独坐,品味清朝王永彬先生的《围炉夜话》,体味作者以平淡而优美的话语,娓娓叙出的琐碎的生活中做人的道理,就如炎夏饮一杯清凉的酸梅汤,令人神清气爽,茅塞顿开。
作品分为221则,以“安身立业”为总话题,分别从道德、修身、读书、安贫乐道、教子、忠孝、勤俭等十个方面,揭示了“立德、立功、立言”皆以 “立业”为本的深刻含义,与《菜根谭》、《小窗幽记》并称处世三大奇书。
 

忆煦

༺ 持戒 ༻
管理成员
2014-01-01
493
13
18
我还跟帖发了围炉夜话,才看到师兄也发了.......:L
 

忆煦

༺ 持戒 ༻
管理成员
2014-01-01
493
13
18
《围炉夜话》:莲朝开而暮合 草冬枯而春荣

【原文】
莲朝开而暮合,至不能合,则将落矣,富贵而无收敛意者,尚其鉴之。
草春荣而冬枯,至于极枯,则又生矣,困穷而有振兴志者,亦如是也。

【译文】
莲花一般在早晨 开放而在傍晚闭合,到了不能闭合时,就是要凋落了,那些大富大贵之后只知放纵却不能自我约束的人,恐怕要以此为鉴戒。野草春天繁盛到冬天枯萎,枯萎到了极到时,也就是要重新发芽的时候,处于贫困境遇之中而立志振奋的人,也要从中自我激励。

【评说】
天地至理,常潜藏在万物的生机之中。花开花落,向世人道出创业易守难成,富贵一经挥霍,只有衰败一途;风吹草生,正如处于极度困穷的境遇的人,只要心存斗志,重整旗鼓,定能守得云开见日月。用心发现,大自然中又岂止这两处玄机呢?值得我们学习效法的,无处不在。

注:《围炉夜话》,是明清时期著名的文学品评著作,对于当时以及以前的文坛掌故,人、事、文章等分段作评价议论。这本书是作者王永彬“于清·咸丰甲寅二月,于桥西馆”的 “一经堂完成的。作者虚拟了一个冬日拥着火炉,至交好友畅谈文艺的情境,使本书语言亲切、自然、易读,并由于其独到见解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围炉夜话》分为221则,以“安身立业”为总话题,分别从道德、修身、读书、安贫乐道、教子、忠孝、勤俭等十个方面,揭示了“立德、立功、立言”皆以 “立业”为本的深刻含义,与《菜根谭》、《小窗幽记》并称处世三大奇书。

(*^__^*) ......跟个帖~~
 

演启

༺ 持戒 ༻
2014-01-04
290
54
16
原文:

每见待子弟严厉者,易至成德;姑息者,多有败行,则父兄之教育所系也。又见有子弟聪颖者,忽入下流;庸愚者,转为上达,则父兄之培植所关也。人品之不高,总为一利字看不破;学业之不进,总为一懒字丢不开。德足以感人,而以有德当大权,其感尤速;财足以累已,而以有财乱世,其累尤深。
  
  [译文]
  
  在平常的生活中,经常可以见到那些对待子孙要求十分严格的人家,容易培养出品行非常高尚的君子;而对待子孙姑息迁就的人家,容易出现道德品行很差的人。有时可以看到有些人家一些聪明的子弟,很快随波逐流成为品性低下的人;而那些天资愚笨的,却培养出良好品德,这些都与家长的培养教导有关。一个人难以有高尚的品行,都是因为看不透一个“利”字;学业上没有进步,总是因为不奶抛掉一个“懒”字。好的品德可以感化他人,而品德好又加上有很高的权威,那么这种感化尤其迅速;钱财容易给人以牵累,而钱财很多又处在混乱的社会中,这种牵累尤其严重。
  
  [评说]
  
  “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孩子就像一棵稚嫩的树苗。他需要爱心的呵护,也少不了捆绑定型,即严格的教育。对孩子过分宽容,会导致善恶不分,重蹈前科。后天的教养对一个人尤其重要,别让孩子成为又一个仲永。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皆因受到了“利”的诱感。钱财不是罪恶的,钱财的魅力却能使人罪恶。人是御物的,怎能御于物呢?做钱财的主人,而不是金钱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