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阳光自然播撒》------得病与好病

白莲子

༺ 持戒 ༻
2014-01-02
553
33
16
我家住黑龙江省克山县的一个小农村里。家里有爸爸妈妈,一个哥哥,五个妹妹,加上我一共九口人。从我记事开始,家里就特别贫困,穷得吃不上穿不上。所以别的孩子都去上学,我只能放猪,从九岁放到十三岁。
我十三岁一上学,就开始生病。为什么生病?因为我从小性格就非常暴躁,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不能自控。我把这种不好的性格带到了学校,上学第一天就跟同学打架。同学用手打,我把鞋脱下来跟同学打。老师我也不服,我都敢跟老师对着打。每个同学怕我还不算,连老师都得让我几分。那时我就认为天是老大,我是老二,谁都不服。我放猪的时候也是那性格,为什么没有长病?因为我从小身体虚弱,家人都宠着我,都不敢惹我生气。在家里,谁管我都不行。哥哥妹妹不但不敢管我,还得服我管。如果不服我管,我就跟他们耍脾气、闹性子。实际上,他们把我惯坏了,把我推到地狱去了。什么叫地狱?
有病就是地狱。大家有时间可以去医院看看,有挖眼割舌的,有开膛破肚的,这些人不就是活在地狱吗?你要是有病,就得让人割。割的时候,还得给人钱,还得赔笑脸,要不人家还不给你割。
这样暴躁的性格到了学校,那就不好过了,因为学校不像家里,所以一上学我就开始得病。先得了肺结核,不管冬夏,总是咳嗽吐痰,严重的时候咳血。后来,又得了肝硬化、肾炎、心脏病、高血压。
二十五岁的时候,已经生命垂危,卧床不起。当时的情况不像现在,有了病还治不起,只能活活等死。就在这个时候,同村的一位老人送给我一本书——王凤仪先生的《笃行录》。
我看完《笃行录》,用王善人(王凤仪先生,众称王善人)的行为对照自己,发现自己差得太远了,做得太不够了。王善人事事都会照顾兄弟,让着兄弟,可我呢,正好相反。兄弟姐妹七人当中,唯我独尊,我想怎样就怎样,我说怎样就怎样。我不但没有照顾我的兄弟姐妹,我还欺负他们、管制他们。我不但管妹妹,连哥哥都管。父母的话我也不听,所以当时我头上就像箍着紧箍咒似的,疼得厉害。为什么头痛?
因为犯上。父母长辈是上,老师也是上,领导更是上了。我不服老人,不服老师,还不服领导。因为我们家庭有社会历史问题,成分不好,所以总觉得领导在压制我,但实际并非如此。领导只是执行国家的政策法令,是执行天命的,所以违背法令,就是违背天意。他执行错了是他个人的问题,国家法令没有错,国家政策没有错,我们必须服从。
当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就默默地对天忏悔。王善人说“天理是循环的”,你信着天了,天也能信着你。你信不着天,天也不会信着你。
我这病是怎么好的?因为认识到自己的不对,于是我默默地忏悔,
想到以前对不起老人,对不起兄弟姐妹。尤其当想到父母的时候,心里更不是滋味,眼泪哗哗地往下流。王善人说:诚则明。当忏悔达到真诚的时候,顿时就觉得良心翻了过来。这时腹内搅动,翻江倒海,一股劲儿往上涌,哇哇地就往外吐。吐出的是苦辣酸甜咸,五味俱全。就这样,每晚吃完饭往炕上一躺就开始吐,吐到半夜十一点方止。连着吐了七个半宿,把我十二年的病全吐出去了。
当然,病是开始好了,但我的脾气并没有完全改掉,俗话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我时常还会动性生气,一动性身体又不好了。
由于自己知道其中的原因,于是赶紧忏悔,身体很快就又能恢复。后来时间长了,经过反反复复的磨炼,不但病真正好了,性情也有了很大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