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的素食观

清烟疏淡

༺ 布施 ༻
2014-01-07
18
3
1
在印度餐馆中,每三位食客中就有一位素食者。素食者不仅有健康上的考虑,还有着深刻的宗教思考。素食者经常说,“你就是你吃的东西”,或者说,“你吃什么,你就是什么”。

在印度教的世界观中,大千世界万物万形,其生命本质都一样。若一个人有宰杀烹吃动物的行为,他在另一个世界里有可能被这些动物吃掉。这一理论延续了三千年后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在当代科学的滋润下“枝繁叶茂”起来。

素食者认为,当代生态学、环境保护学和自然科学都论证了“不杀生”的合理性。其中有一种叫做“化学反应”的观点十分有趣。这一观点相信所有动物都有情感。当它知道自己被杀时,会把气愤、嫉妒、焦虑、怀疑以及对死亡的恐惧通过神经传遍全身。人们吃了这些动物肉后,肉食在肠胃里进行化学反应时会释放出动物的这些情感,人在摄取营养的时候也会把这些复杂情感吸收进意识中,让人变得多疑和恐惧。听着素食者的虔诚讲述时,我的心里有一种感动。

我曾应邀去一位婆罗门家里吃饭(注:在印度婆罗门最高贵,一直是统治阶层,从古至今各类伟人层出不穷,如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著名运动员等等,不胜枚举)。那饭菜极其简单,有白米饭、果汁、果仁。蔬菜有黄瓜和青菜。在我的记忆里,吃斋念佛曾经是我外祖母那代人的信仰和实践,看到眼前这一切,竟有了一种久违的亲切。

这位婆罗门对我说,饮食与种姓高低关系密切,婆罗门的食物象征着纯洁、精神和灵活;这一制度已经严格执行了三千年;低种姓者主要吃肉食、熏腌肉食,此类食品象征着慵懒、沉重和黑暗。我问,有那么多好吃的肉食和海鲜不吃,是否会有一种遗憾?他不假思索地表示:食素不是牺牲,而是一种舍弃的快乐,人的最高精神境界就是懂得舍弃。《薄伽梵歌》中的大神说,“如果人们怀着爱与虔诚向我奉上一片叶、一朵花、一颗果或一滴水,我都会接纳。”大神对于物质欲望如此恬淡。信众还能要求什么呢?简朴生活和高尚思想一直是素食主义者追求的美德。

印度人习惯把新鲜蔬菜加工成糊状,类似于婴儿食品。无论什么菜都要切碎,还要在锅里熬烂。这种烹调方式肯定让中国饮食专家难以认同。可是印度男女老幼靠这种菜糊糊也活了好几千年,而且人口茁壮茂盛。熬烂的蔬菜失去了形状,无法用瓷盘盛,只能盛入碗中。中国瓷盘在印度人的厨房里很少见。他们喜欢使用不锈钢的容器,容量不大,但是比较深。

印度有两亿多素食者。大部分食素者长得虎背熊腰,让人怀疑他们属于“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之类。但印度毕竟是一个真诚的社会,他们在信念上从来不“演戏”。况且一个人食素就是在为自己的来世“积德”,实在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印度人口调查表明,印度素食者的平均寿命明显高于食肉者。这意味着古老的饮食习惯完全符合现代的长寿观念。印度医学专家指出,素菜类食物容易消化,提供更广泛的营养,不会给身体带来很多负担。素食者较少感染各类疾病,身体免疫力更强一些。他们的行为更敏捷,皮肤更光润,思想更有活力。在一个充满贪嗔痴诱惑的社会里,坚持一种信念本身就是对意志的考验。素食也就成了一种境界。

印度是一个宗教国家,印度教和穆斯林教两大教对食肉都有严格的规定。根据印度教的思想,肉食品是肮脏、污浊的,吃肉会污染人的身体;而素食者洁净高贵,深受神明的喜爱。在这样的思想影响下,大多数印度教民众秉承素食习惯,以至于印度11亿人口的大国,其肉类年产量只有大约600万吨,与中国一年约9000万吨的水平相距甚远。
 

清烟疏淡

༺ 布施 ༻
2014-01-07
18
3
1
“印度11亿人口的大国,其肉类年产量只有大约600万吨,与中国一年约9000万吨的水平相距甚远。”

最后这组数据的对比,对我的触动很大。平常提起印度这个国家的时候,我总有点愤愤不平。在美国或者加拿大这些国家,印度人是华人最大的竞争者。印度“阿CHA“给人的印象是既不守诚信也很狡诈,而且他们总是妄图要超越中国。他们把英语作为官方语言,在英语系国家里面生存,他们又占尽优势。
事实上在整个发展中国家里面,印度与中国都是发展最快的国家。印度的教育比起中国,听说是要先进很多,不仅仅是在软件计算机技术方面,好像一些基础科学方面他们也很厉害。作为同样仅存于世的四大文明古国,在宗教信仰上,印度现在又比中国前进一步,至少在人口对比上要占优势!!!
这样看起来,未来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国等发达国家,而是印度这个同样有着古老而灿烂的文化,有着崇高信仰的国家。而我们这一代,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守我们的信仰,维护和弘扬我们的佛法,刻不容缓地把素食主义推行下去!
 

Baby宋

༺ 忍辱 ༻
2017-11-30
653
63
28
在印度餐馆中,每三位食客中就有一位素食者。素食者不仅有健康上的考虑,还有着深刻的宗教思考。素食者经常说,“你就是你吃的东西”,或者说,“你吃什么,你就是什么”。

在印度教的世界观中,大千世界万物万形,其生命本质都一样。若一个人有宰杀烹吃动物的行为,他在另一个世界里有可能被这些动物吃掉。这一理论延续了三千年后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在当代科学的滋润下“枝繁叶茂”起来。

素食者认为,当代生态学、环境保护学和自然科学都论证了“不杀生”的合理性。其中有一种叫做“化学反应”的观点十分有趣。这一观点相信所有动物都有情感。当它知道自己被杀时,会把气愤、嫉妒、焦虑、怀疑以及对死亡的恐惧通过神经传遍全身。人们吃了这些动物肉后,肉食在肠胃里进行化学反应时会释放出动物的这些情感,人在摄取营养的时候也会把这些复杂情感吸收进意识中,让人变得多疑和恐惧。听着素食者的虔诚讲述时,我的心里有一种感动。

我曾应邀去一位婆罗门家里吃饭(注:在印度婆罗门最高贵,一直是统治阶层,从古至今各类伟人层出不穷,如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著名运动员等等,不胜枚举)。那饭菜极其简单,有白米饭、果汁、果仁。蔬菜有黄瓜和青菜。在我的记忆里,吃斋念佛曾经是我外祖母那代人的信仰和实践,看到眼前这一切,竟有了一种久违的亲切。

这位婆罗门对我说,饮食与种姓高低关系密切,婆罗门的食物象征着纯洁、精神和灵活;这一制度已经严格执行了三千年;低种姓者主要吃肉食、熏腌肉食,此类食品象征着慵懒、沉重和黑暗。我问,有那么多好吃的肉食和海鲜不吃,是否会有一种遗憾?他不假思索地表示:食素不是牺牲,而是一种舍弃的快乐,人的最高精神境界就是懂得舍弃。《薄伽梵歌》中的大神说,“如果人们怀着爱与虔诚向我奉上一片叶、一朵花、一颗果或一滴水,我都会接纳。”大神对于物质欲望如此恬淡。信众还能要求什么呢?简朴生活和高尚思想一直是素食主义者追求的美德。

印度人习惯把新鲜蔬菜加工成糊状,类似于婴儿食品。无论什么菜都要切碎,还要在锅里熬烂。这种烹调方式肯定让中国饮食专家难以认同。可是印度男女老幼靠这种菜糊糊也活了好几千年,而且人口茁壮茂盛。熬烂的蔬菜失去了形状,无法用瓷盘盛,只能盛入碗中。中国瓷盘在印度人的厨房里很少见。他们喜欢使用不锈钢的容器,容量不大,但是比较深。

印度有两亿多素食者。大部分食素者长得虎背熊腰,让人怀疑他们属于“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之类。但印度毕竟是一个真诚的社会,他们在信念上从来不“演戏”。况且一个人食素就是在为自己的来世“积德”,实在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印度人口调查表明,印度素食者的平均寿命明显高于食肉者。这意味着古老的饮食习惯完全符合现代的长寿观念。印度医学专家指出,素菜类食物容易消化,提供更广泛的营养,不会给身体带来很多负担。素食者较少感染各类疾病,身体免疫力更强一些。他们的行为更敏捷,皮肤更光润,思想更有活力。在一个充满贪嗔痴诱惑的社会里,坚持一种信念本身就是对意志的考验。素食也就成了一种境界。

印度是一个宗教国家,印度教和穆斯林教两大教对食肉都有严格的规定。根据印度教的思想,肉食品是肮脏、污浊的,吃肉会污染人的身体;而素食者洁净高贵,深受神明的喜爱。在这样的思想影响下,大多数印度教民众秉承素食习惯,以至于印度11亿人口的大国,其肉类年产量只有大约600万吨,与中国一年约9000万吨的水平相距甚远。
阿弥陀佛,感恩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