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世界他世界——小桃与乞讨阿姨的小故事

本帖由 祇树2014-01-13 发布。版面名称:因果故事

  1. 祇树

    祇树 ༺ 禅定 ༻ 心上莲花版主


    引言:

    下文是在东林寺做义工的小桃师兄回家途中,与两位乞讨的阿姨短暂交汇的经历。听小桃娓娓道来,平淡语气中流露出的慈悲柔软的情怀,让我深为感动。

    听完她的讲述,那些经常在我们生活中出现的、在社会最低层挣扎的乞讨者,在眼前顿时鲜活起来。小桃与她们擦肩而过的一点缘分,打开了一点我们看不到的世界。人间烟火,一时迷离。



    724号,我从东林寺回家。汽车到了南昌火车站附近,刚下车,就碰到一位看起来六十多岁的阿姨伸着茶缸向我乞讨,我说我没钱了。但看她怯生生的样子,不忍心起来。我问她:“吃的可以吗?”她点了点头。
    我拿出水水师兄给我的全部雪饼,塞到她讨钱的茶缸里。又拿出前一天买的鹌鹑蛋,我说我先尝一颗,怕隔夜已经坏了,一尝果然有点异味了。阿姨说,没事,她可以洗洗再吃。她接过之后,就势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开始剥雪饼。我看她象是挺饿的样子,就把我最爱吃的菠萝包打开,撕了一半给她。把从霜姐那儿带出来的半瓶矿泉水顺手递给她,她也没嫌脏。我又把早餐吃的三鲜粉中挑出来的肉给她吃(我是吃素的,本来是想留下给路上遇见的流浪猫狗吃的),她的牙掉得没剩几颗了。她说肉很嫩,咬得烂。
    看她吃东西,我也拿报纸垫在台阶上,坐到她旁边。阿姨一边跟我说话,吃得很香。她说她是河南人,阴历六月十一出来的。我说,怎么来外地了?她说她儿子三十多了,只听儿媳妇的,把她们老俩口赶出来了。儿媳妇做传销,家里六间房子,已经卖了三间了。我问她们在这儿有地方住吗?她说和老伴刚来这里,还不太会要饭,讨不到什么钱。现在在火车站睡,等以后有钱了找个地方住,有口饭有点菜吃就行。


    [img=640,853]http://s12.sinaimg.cn/mw690/ad857844tx6BsL3Z9vtab&690[/img]

    我给阿姨拍照,她不好意思,把脸捂住。你能看见她的笑容吗?

    说话间,又一位乞讨的阿姨一瘸一瘸地走过来,不停的对我说谢谢。一看就是长期乞讨的,就给了她一元钱,没想到她也坐到了我的左边。

    她满脸都是被烫伤的疤痕,鼻子都快烫没了,样子很吓人。看她那样子,让人心里挺难受的。我撕开本想带给父母和姥姥的茶饼,给了她一半。然后也聊了起来,她说她的伤疤是在鞭炮厂打工时被炸伤的。十几年了,一直吃药,总是很难受,活动也不方便。她撩开衣服,让我看她肚子上的伤疤和贴着的止痛膏,又摸出现在吃着的药给我看。她说当时鞭炮厂给的赔偿金太少,又失去劳动能力了,一直都是靠乞讨吃药治病的。

    我小时候也被开水烫伤过腿,伤疤比她的小多了。但二十多年过去了,有时还是会红会痒,她的情况我也有亲身体会,能感同身受。我把从霜姐那拿来的三十元钱,给了她二十,留十元钱在路上零用。


    [img=690,517]http://s4.sinaimg.cn/mw690/ad857844tx6BsLbAa5Rc3&690[/img]

    这是烫伤阿姨的照片,脸上的伤痕太吓人了,没敢拍照。



    有一刻我们不说话了,两位乞讨的阿姨一左一右坐在我身旁吃着东西。风吹着,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喧闹纷扰的街道一时变得那么安详。心宁静得不得了,一瞬间,仿佛世间不再有贫穷、不再有不幸,只有清风徐来、春暖花开。
    阿姨要继续去乞讨了,我把她扶起来,还准备帮她把包装袋扔掉。她不肯,自己一步步挪上台阶,把杂物扔进垃圾桶后,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我坐上了火车后,才后悔起来,当时怎么没把剩下的十元钱给她,她很需要钱啊。
    拍下这些照片,是希望有人能看到这点不起眼的经历。那些在街上乞讨的人,并不都是社会普遍传言的骗子。也许在他们怯懦讨好的笑脸背后,藏着我们不知道的沉重故事、藏着另一个世界的绝望惨淡的人生。

    这两位阿姨是在南昌火车站碰到的,以后如果有机会碰到她们,请给她们一点吃的,送给她们一个笑脸,也记得经常给别的向你伸手乞讨的大叔与阿姨们一点点的温暖。好人好报,给他们一点阳光,你的心上、你的世界也会阳光妩媚,春意盎然。




    推荐阅读:


    大爱无疆

    施舍与财富

    财富的源头

    慈悲心---强大的生命防护罩




     
  2. 莲歌

    莲歌 ༺ 忍辱 ༻

    阿弥陀佛
     
  3. Baby宋

    Baby宋 ༺ 忍辱 ༻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