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恩令及其它

本帖由 祇树2014-01-04 发布。版面名称:传统文化

  1. 祇树

    祇树 ༺ 禅定 ༻ 心上莲花版主

    汉朝立国后,依古制分封王侯。但从汉初至中期,一直为诸侯王国问题所困扰。诸王侯之国太过强大,中央权力不及,动辄引起变乱,天下扰动不安。



    汉景帝时期,晁错为御史大夫,采取强制措施,削诸侯之地。引发七国之乱,晁错被“衣朝衣斩东市”。早上去上朝时还是朝中重臣,景帝一看这篓子捅得这么大,顶不住了,临时决定杀了晁错,以谢天下。上法场时,上朝穿的官服都来不及脱下。


    晁错“学申、商刑名”,即后世所称的刑名之学,刑名之学以法治国,一切照规则行事。与法家相近,后世统称之为刑名法家之术。现代刑法之名辞即来源于此。从历史上看,凡纯按刑名法家行事者,多不得善终。晁错即是最典型的代表,法家的另一个代表人物---秦朝李斯也最终死于政治倾轧之中。为什么现代欧美国家以法治国却很成功?恐怕更多的原因是其绝大部分民众都是宗教信徒的缘故。先不论这种宗教如何,其强大的约束力,使大家自觉维系一种相互妥协的规则。否则人类的自私基因与有限的自我约束力,不是法制能够制约的。法律只是最底线,单凭这根最低的底线是不足以稳定社会民心的,法律之上有还需要一种强大的原生文化才足以维系社会。这也是西方的法治思想在非宗教国家基本上都不成功的原因所在。就我们周边而论,台湾政坛之乱象是有目共睹的,东南亚国家有几个不是乱象横生?



    西汉时期,诸侯之患一直延续到至孝武帝时期。中大夫主父偃推行“推恩令”,允许各王国可以分封自己的子孙后代为诸侯。名义上是显示朝廷的恩惠,实际上是要达到拆分其国土的目的。有这么一条法令出来,你想哪个诸侯王能不拆分国土?儿子们都有继承权,诸侯王们也知道朝廷的意思,不分封子弟等于是跟朝廷过不去。这样一来,很快各王国就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小诸侯国。这些小诸侯国的力量根本不足对对抗中央,西汉王朝这方面的威胁从此得以解除。《尚书》曰:“安危在于出令,存亡在于所用”。困扰中国历史数以千年的架构问题,西汉时几次战争都没有解决的严重威胁,一纸诏书就彻底搞掂,让人不能不对主父偃佩服有加。


    主父偃学纵横家出身,晚岁学《易》与诸子百家之学,明显受周易思想与老子的无为而治的思想影响颇深。历代宫廷王位之争的多与乱,屡屡见诸史册。诸侯王国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诸侯王的儿子们,谁不想世袭为王或分得一杯羹?一纸推恩令可谓是上解决朝廷问题,下顺应人心,应其所需而为,皆大欢喜。这就是老子以无为治天下的方式。在这一点上,主父偃是用得出神入化了。


    主父偃一生所学,重在术而不重心,于仁德与包容方面颇有欠缺。他初年不利,受尽艰辛与冷眼,所以形成比较偏激的性格。贵为天子重臣之后,骄横跋扈。整起人来,连公卿王族都不放过。有人劝他收敛一点,他说:“臣结发游学四十余年,身不得遂,亲不以为子,昆弟不收,宾客弃我,我厄久矣。且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吾日暮途远,故倒行暴施之”。正是因此,朝野无不侧目且忌惮之,最终由此导致身死族灭。“宾客以千数,及其族死,无一收者”。生前门下食客上千,临了差点连收尸的人都没有,结局可谓凄凉。看历代史书传记,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因果事例俯拾即是。重术而不重心者,或不得善终,或祸及子孙。读史以明志,当明其根本,而不要仅仅只是学了点皮毛之术。



    “推恩令”在历史上非常闻名,清朝入关后,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吴三桂、耿精忠、尚可喜这三藩各割据一方,朝廷有现成的成功案例在前,却想不起来学一学。若是一纸“推恩令”下去,诸侯王们谁不想过点安乐日子?但种种上下猜忌、逼迫,终于激起叛乱,平西王吴三桂从云南挥兵北上,天下震动,差点社稷颠覆、江山易帜。早几年我登临金殿,游历吴三桂旧址,想起此事深有感概。“但得庙堂策,何劳举刀兵”?一张纸能搞掂的事,非要弄得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现代国家领导人在国际上种种外交手段,就是庙堂之策。很多战争边缘的危机,化于无形之中。学史以明智,二十四史中有太多正反经验值得借鉴,于治国经邦、修身齐家无不多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