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觉扬州梦(新浪标题:沉溺酒色招致的车祸恶果)

祇树

༺ 禅定 ༻
管理成员
2014-01-01
9,450
2,231
113
前不久陈师兄的朋友出事了。他朋友在外喝完酒,深夜驾车回来。下雪路滑,他还借着酒性开得飞快,将一辆出租车车头撞得稀巴烂,出租车司机当场死亡。他自己被撞断三根肋骨,被交警送到医院抢救。

陈师兄半夜一点多闻讯前往,在急救室门口守到快天亮,朋友才脱离了危机。那时除了为朋友担忧与伤心之外,自己也很庆幸。他说:“那天凌晨,我回来后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真的太幸福了!因为学佛!”

陈师兄说这话是有缘由的。受伤的朋友是陈师兄学佛前的三位死党之一,以前经常在一起喝酒厮混,一起干过不少坏事。后来一位朋友调到省城去了,另一位朋友住得也不近,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但一有机会,三人还是要聚一聚的。酒桌上,那俩朋友谈的话题,不外乎是如何弄钱,如何与纪委周旋,哪里找小姐、自己在单位及社会上的种种艳遇等等。

出事的这位朋友从事的是份肥缺。手上有点权,五星级酒店的享受都是时有的事。女人只要能弄上手的,拿来用就是了,拆人家家庭的事都干过。有一次,单位男男女女出差,他当着大伙儿的面,对一位以前没什么关系的女同事说:“你今晚跟我睡吧”,那女同事说“好啊”。半夜老婆打电话过来,他让那女同事别出声,与老婆聊两句就糊弄过去了。可见他的生活圈子混乱到什么程度了。一年到头,吃喝享受之外,钱也没少弄下。

另一位朋友原来在城管上班,搂钱也不少。真正是“执法必严”,对那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弱者毫无恻隐之心。没收小商小贩的小商品与谋生工具,如同收自家地里的庄稼似的,从不给人机会。有一次,一个女人与他争执了几句,手下的几个小伙子将她拉到面包车上,车门一关,一顿胖揍,打完就老实了。这种害群之马,上头倒是想清除,他也让纪委关过,最后查无实据,只得放了。当时关在里面时他也差点崩溃,事后又觉得不过尔尔。有了与纪委的这番斗争经验,就越发胆大妄为了。这两年他找亲戚关系调到省城去了,现在还只是一个小职员,官瘾大得不得了,回到家就练习领导讲话。到出事那天晚上,两人聊起来。陈师兄一时感慨起因果祸福,顺带着问了朋友一句,以后是当清官还是贪官?那朋友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当贪官了,要不这么费力气折腾,为啥啊?”陈师兄一时无语。出这事,他们想到的唯一错误是酒驾,根本意识不到这是福报崩盘。一些人总是执意地一条黑路走到底,身边再多的警示也回不了头。只是这盲人瞎马、夜半深池的,又能走到哪一天呢?

陈师兄学佛懂了因果后,再不敢干坏事了。这么些年看他们这些行为,触目惊心。以前偶尔劝两句,那两位朋友简直是拿他当异类了,看他的眼光都是怪怪的。陈师兄刚好那阵子正处在运气的低谷,对因果如履薄冰,生活境遇也没见多大起色。对比之下,心里难免犯嘀咕。他说:“有一阶段,我看他过的那么逍遥,我也曾经对因果这个有动摇心,觉得他们过得不也挺好吗,没什么不好啊!”看到朋友出这事,才体会到自己真是幸福。这么些年,自己工作稳定,运气也渐渐地顺了,家人全都平平安安的,这就是福啊。以前怎么就没体会到这种幸福感呢?

朋友出这事之后,他老婆说,他一个月30天,起码28天是在外头喝酒唱歌的,难得回家吃餐饭。为这事唠叨他几句,就恶语相向,有几次甚至拿着菜刀要砍老婆。两口子一吵架,就当着丈母娘的面,污言秽语骂老婆的娘。钱与权,让人失去了本性了。

前几天陈师兄跟朋友老婆说:“他要是进了监狱,委曲你辛苦几年,带着孩子等着他出来吧。”她淡淡地回了句:“再说吧。”夫妻是以心换心的,以前就没怎么善待过她,人家的心怎么热得起来呢?

陈师兄说:“他出这事是情理中的事,要是不出事才叫不正常。”一个人要是到了一种不可理喻的程度,离出事就不远了。如陈大惠老师说的:“我们留心观察周围的朋友、家人,当他出事出问题之前一定会有先兆,什么先兆?就是反常。什么反常?比如傲慢。无比的傲慢,决定要出事。表现说话狂妄、目中无人、目无尊长,这都是灾祸要出现之前的表现。”如《朱子治家格言》:“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他是农家子弟出身,原来家境也不算好。当过兵,原来很诚朴的一个人。陈师兄在电话中跟我反复说的一句话是:“他以前多朴实、多实在的一个人!”只是入世越久,沾染越重、沉陷越深。《史记》评说汉高祖:“试为吏,好酒及色”。只是他有刘邦的病,却没刘邦的命。自己的福有多厚,得掂量点用,像这般挥霍,又有多少福报经得起折腾呢?

现在这趟事下来,他自己断了三根肋骨。因为酒驾撞死人,出院后就得坐牢,估计得判刑五年左右。工作自然是没有了。自己的车撞坏了,还得负担对方连人带车五六十万的赔偿金。酒后驾车,这些钱保险公司是一分都不赔的。这一番,倾家与荡产,人生可谓是一次输得干净彻底。十年一觉扬州梦,梦醒时分,一切成空。 记下这则故事的时候,恍然忆起《红楼梦》中警幻仙子演绎的〖飞鸟各投林〗:“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推荐阅读:
倾城
泼辣人生
机深祸亦深
再回首已百年身
一夜情的代价
糟糠之妻不下堂
挥霍的幸福
做黑中介的后果
赖昌星家族的前世今生

[ 本帖最后由 祇树 于 2014-1-13 15:42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