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三五事

本帖由 祇树2014-01-10 发布。版面名称:传统文化

  1. 祇树

    祇树 ༺ 禅定 ༻ 心上莲花版主


    妹妹的婆婆患头病一年多,屡屡发作,痛不可忍。从乡镇到县医院,正规治疗与偏方并至,一直没有找出原因,更谈不上效果。前几天,经父亲介绍,找到我妻子的远房汪姓叔公---县中医院的退休中医。他诊脉后,下结论是头部受过伤所至,且为新旧伤叠加在一起。妹妹的婆婆一时没想起来,回来后再仔细一想,还真是前后受过两次伤。前些年有一次上山砍柴,下山时突然莫名地心慌害怕起来,失足从陡峻的山上滚落,伤到头部,一个人在山上昏迷了半天。后来自觉无异,亦未认真就医。去年上半年,再次摔伤头部。过了不久就开始头痛,只是一直没将摔伤的事与头痛联系起来。现在在吃中药,效果如何尚未得知。

    去年我伯父自觉心慌、饮食不安。到县人民医院检查,化验之后,结论是乙肝病。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没见效果。医生建议吃一种治乙肝的新药,很贵,且需坚持吃一年以上。犹豫之下,就去找到汪老中医。把脉之后,说肝脏很健康,绝无肝炎,只是心率不齐而已。于是再到他隔壁的中医院去查验,果然。几付中药下来,身体恢复如常。

    我第一个小孩出生前,妻子找到她叔公,希望能诊断性别。本来是不宜诊断的,碍于亲戚的情面,还是给她把了脉。诊完脉后说道:这个年代,男孩女孩都一样,女孩也挺好。妻子一听就明白了,后来果然是女儿。

    以前谈到过,我在2005后生过一次大病。也是极大地得益于中医药,也与当时开始学佛有极大的关系。那之前不久,那医院的一位医生也是同样的病,病理指标比我的低得多。他去武汉最大的医院,花了20多万,还是没能治好,人财两空。
    我入院的时候,医生刚开始不愿意接受的。他说他当了那么多年医生,还没见过病理指标高得这么离谱的,让立即转院,还是找到同村的一位医生说情,才勉强接受的。治疗过程中,一面喝汪老中医开的中药。病理指标就开始急剧下降,主治医生看一次化验指标,就不同自主地感慨一次,不久完全痊愈。

    前几年父亲患一种罕见的眼病,到湖北省最有名的武汉同济医院诊治。通过关系找到一位有名的眼科专家,当时专家看了病情后,出于好心直言相告:这病就别治了,别浪费钱。到目前为止,国内外都没有治这病的有效药物。这病肯定很快就会导致失明的。于是转到邻县乡村的赵姓祖传眼科中医世家,纯吃中药,很快稳定病情。兼之念佛不掇,后来算是基本无碍了(此病为前世一次发现躲藏的狐狸,指点别人猎杀所至,所以果报在眼睛。生病期间,菩萨示梦告知的。这是题外话了)。

    再说一次西医治眼病的经历。我大概六七岁时,一次在大姨家中感染上了眼病。起病的第二天,就已经完全无法睁眼了,刺痛难当。大姨背上我,走了一里多山路,到大队(相当于现在的村委会)的卫生室就医。由于怕光怕风,一路都睁不开眼。到了卫生室,赤脚医生(那个年代的特定称谓,相当于现在的乡村医生)开始配药,听到大姨问她,为什么不打青霉素?医生答道,不是什么病都要打青霉素的。所以用的什么药就不知道了。打完针后,稍坐一会儿,就能睁开眼睛了。记得是自己走回去的,简直是立杆见影。
    时过多年,这件事至今记忆犹新,印象深刻的不止是现代医药的神效,更有大姨给我的温暖。我多次亲身体会过中医与西药的疗效,所以从无偏见。很多反中医的人士讥讽道,支持中医的话,就永远别用西医西药。中西医各有所长,什么病该选择什么医药,需要根椐实际情况做出理性的判断。别在一棵树上吊死,犯不着跟自己过不去。

    前面四则事例都是出于汪老中医之手。他并不是名医,只是一位合格的普通中医师。他在中医院工作几十年,一直默默无闻,当时中医院声名卓著的另有其人。这种合格的中医师,各地都有许许多多。一位普通的中医师的这些从医经历,也足以说明中医药的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