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舟的风水分析

本帖由 祇树2014-01-07 发布。版面名称:传统文化

  1. 祇树

    祇树 ༺ 禅定 ༻ 心上莲花版主

    这次舟曲县发生泥石流灾害,造成严重的后果,我从风水角度分析一下。
    看此文前,请先百度一下舟曲灾区地形图。

    舟曲的风水分析
    舟曲前面的白龙江形成一个大拐弯,拱向县城。而恰恰在这个拱曲的对面,有一道很来势长且高大的山脉。拱曲的背面也是山体,水借后面的山势,对抗前面的山脉之来势。一阴一阳,强煞相抗。县城背面有一条很长的山沟,冲向县城,这也是阴煞。三煞交汇,互不相让,争斗极凶。凡煞气最怕争斗,如强敌对恃,死伤必重。一强一弱,或只有一方主势,而另一方退让妥协,多半为患不重。住在这种位置的人,若无明灾,必有阴祸。舟曲县城的选址,凡是略懂一点风水的人,都会看到其凶险的。听说灾后还是原地重建,这就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古代地方政府选择,必定要先按风水原则,寻龙点穴,辩土尝水。我到过很多省、地、县,凡是延续古代的选址,多半非常符合风水格局。即使有不周全的地方,也会采取一些方法合理规避。现在大家是什么都不信了,受害的恰恰是我们自己。

    比如云南怒江州政府所在地,因为在横断山脉之中,地势的局限性,只能选址在怒江与一条支脉的交汇处。凡江川交汇处,即是财富汇聚之地,这种选择原则是合理的。但向水宜静,怒江顾名思义,自然是波涛滚滚,这显然不符合风水理念。幸好州府下游有一道紧锁的山口,这就起到了阻气的作用。上游的州府所在地,就形成了一个相对安定的安居之地。滔滔大江,气势太猛,仅此还是不够,故近年在江流下方,建了一座寺院,并塑造了一尊数十米高的大佛以镇煞。借助佛的福德,保一方的安定。

    还有云南楚雄州,狭长的城区,一条国道穿城而过,过往不息的车流,冲散了城中的生气。所以楚难虽然位于通往大理、丽江的要道上,却从来留不住财,一直默默无闻。这次修高速公路,从城旁边绕过。并在城区的进出口修建高塔、牌坊,或借助山势,或通过路的弯曲方式,避免这类问题。如此一改,格局就变了,楚雄从穿堂而过的“风口”变成了一个藏风得水之地。这些苦心布局,显然是出于风水的考虑。很多地方政府的政府大楼、城市布局等,从来就没有忽略过风水的考虑。而许多人学了唯物,就将那些台面上的东西当真了,也算是憨态可掬。

    大理州府从古城搬到下关,也是取其山川交汇、财富汇聚之意。但下关是我国著名的风口,这就不符合藏风得水的原则。风水很少有完美无缺之地,扬长避短、合理规划就非常必要。所以下关的山口有一座古庙,不象一般庙宇面向城区,而是背对城区、面向山沟,顶着风口。这就是起的止气的作用。

    象这类解决方案,从唯物的角度而言是毫无道理的,但却历经了几百上千年的时光考验。风水只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其中包含着许多合理化因素。全盘否定,选择无视,吃亏的往往还是自己。
    那么舟曲的问题,是不是风水决定的?

    我以前反复说过,风水只是一张说明书,而不决定吉凶祸福。看到舟曲这种形势,就象看一张详尽的说明书,上面都明明白白地写着要发生的事。但事件的真实起因,却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98年长江决堤那次,我父亲正好在后面的受灾区。父亲从来做事不拖泥带水,那天办完事就连夜赶回家。那地方离着大堤几十里,谁也没想到会发生险情。结果第二天就溃堤了。如果按到常理,留宿了一个晚上,就刚好赶上。我父亲的八字中,那一年并没有劫难的标志,所以断然不会遇到凶险。事件总是象冥冥之中注定一样,该怎么样就会怎么样。一切环环相扣,从无错漏。

    我那里不远处有一个小地方,早些年有一些女人在外面做小姐,挣了些钱回来,让旁人看得眼热。人穷志短,仿效者众多,很快形成一种风气。几年来我特意留心找来当地的好多个人的八字看了,发现凡是长期在外以此为业的,都是带着明显的风尘命的特征。而那些只是短期下水的,也是流年有这方面的问题。而其他人的八字中却没有这个问题。似乎从她们出生的那些年,就预示着日后发生的这些事。由此是否可以推断,战争及大灾发生之地,是不是从那一批人出生的那一刻,就预示了日后要发生的事件?个人的命运决定着个人的生命轨迹,众多人的命运,汇集成一个地区的风潮、社会走向及重大事件。

    既然一切似乎是冥冥中注定的,那么人的作用呢?三分天命,七分人为。如果只是顺着人的命运与欲求去做事,小则个人命运,大则社会走向,都是有命定的轨迹。但学过佛的人都知道,诸法心生,心才是最根本的决定因素。心的改变,决定行为与命运的改变。滴水汇成溪流,涓流汇成江河,从个人着手,从而改变整个社会的走向。吉地变凶、凶地化吉的事经常都在发生。相由心生,风水就是大地的面相,同样受心念的深刻影响。


    [ 本帖最后由 祇树 于 2014-1-8 08:26 编辑 ]
     
    已获得 李季霖 的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