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法师开示精华---诸宗会通篇

本帖由 法法2014-01-03 发布。版面名称:心上莲花

  1. 法法

    法法 ༺ 持戒 ༻

       问: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作为佛法初学者当以何种标准来抉择当今教内的各种言论说法呢?

       大安法师答:末法时期,学佛者贵在建立正信正见。判断是非邪正的标准唯有圣言量与祖师的原则立场。对净业学人来说,要熟稔净宗五经一论与中国净宗祖师的著述。以读诵、抄写、礼拜与研习等方式,使之沦肌浹髓,将佛言祖语转换为自己的知见,以此作为判别邪正之参照坐标。依法不依人,切勿意气感情用事,切勿盲从瞎拜,搞成现代造神运动。以古为师,就净宗而言,昙鸾、善导、永明、莲池、蕅益、彻悟、印光等祖师著述所指的方向,决定能令吾人从生死此岸稳达极乐彼岸。另外,应养成读书慎思的习惯,虽然读古人著述,比较吃力,先难而后获。曾为沧海难复水,曾游圣人之门难为言,做祖师大德的私淑弟子,以阿弥陀佛为大导师,千稳万当。
       
     
  2. 法法

    法法 ༺ 持戒 ༻

       问: 近来,有些居士专弘净土的音像与书籍在东北地区乃至全国都在大量流通。我等群盲不辨真伪,伏请师父于百忙中慈悲开示,如何明辨是非邪正?

       大安法师答:目前,弘扬净土的音像与书籍广泛流通,总的来说,是好现象,说明信佛学佛的人员增多,社会人士渴望了解佛教的人数增多。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能够以种种方式,传播正信正见的佛教,饶益众生,功德无量。然毋庸讳言的是,在弘扬佛法的音像与书籍中,亦有一些相似法,蒙蔽了一些初入佛门的同修,误人慧命,罪过不浅。末法之季,法弱魔强,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吾悲净业行人应惕然警觉,明辨是非邪正,方可不至以好心求法,误蹈魔网。兹略标三条原则,以资参考。
       1、遵循释尊四依法之遗训。
       释尊悬知末法邪师魔外盛行之事,临涅槃时,特别开示佛教行人四依法,以免上当受骗。何为四依?
       ⑴、依法不依人。法性常住,能执持善法,模范人天。而人心唯危,情执厚重,不堪依怙
       ⑵、依义不依语。谨依第一义谛,真空妙有,中道了义。语言文字只是诠显实相真理的工具,得意忘言,不可寻文摘句,执指亡月。⑶、依智不依识。谨依般若智慧,离念灵知,毕竟空无所有中,炽然建立因果善法。不可依八识妄心,分别执著,凡夫知见悉皆迷惑颠倒。宜以谦逊心,仰信圣言量,以佛知见为己知见。⑷、依了义不依不了义。谨依大乘了义,佛说大小乘八万四千法门,随顺众生根机而说。然据圆顿至道,乃是真空妙有第一义谛妙境界相。不可思议的诸佛境界,生佛一体,感应道交,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西方极乐世界全体依正庄严,即是了义中无上了义。吾人当以上述四依法为准绳,方不辜负释尊之顾命,识别魔外邪见,保全一己法身慧命。
       2、不可盲目崇拜,酿成造圣运动。
       恭敬三宝,乃至奉事师长,理所应然。但宜智慧观照,以至实心、恭敬心对待一切。应知大善知识悉是谦抑自处,如善导大师自称是“罪恶生死凡夫”,藕益大师的证位亦属“名字位中真佛眼”(烦恼未能伏断,然知见与佛同齐)。印光大师云“常惭愧僧”“粥饭僧”。这些道盛德隆的祖师尚且以凡夫自居,以此相较,某些人或自称或令他人称述是某佛菩萨再来,或云自己如何修苦行、面壁断食等,或云自己开悟得三昧、或云自己得神通与天人交往等。悉属大妄语。按佛教戒律,真实证果,尚且不能公开对大众说,更何况未证谓证,未得谓得。若犯大妄语,入地狱如箭射,不可不慎。末世魔外,为求名闻利养,多有大言不惭者,吾人当深自警觉,不可随声附和,加入盲从膜拜之列,后果堪忧。宜熟读大乘经典,尤其是《首楞严经》五十种阴魔,其中的想蕴十魔宜反复研读,便可锻就识魔之慧目。
       3、建立圣言量与祖师思想两大参照系,用作辨别是非邪正之准绳。
       净业行人当依净宗五经一论圣言与中国净宗祖师思想作修行指南。欲知山中路,须问过来人。历代祖师大德既是过来人,值得信赖,现代善知识的种种言教,虽听起来不错,然尚须时间勘验。以古为师,老实行持,才能稳妥,尤其《印光法师文钞》弥契现代人的根机,字字见谛,语语归宗,千叮万嘱,婆心切切,吾人反复研读,依教奉行,便可一了百了。若其他法师大德的光盘与书籍,与圣言量及祖师思想相应,能帮助吾人正确理解经义和祖师观念者,亦不妨参阅。以上三条,只是原则性提示。伏翼净业同修,随机运用,不无裨益。净宗念佛法门,只要信得及,守得稳,持念佛号,矢志净土,便可直接以阿弥陀佛作大导师,我在阿弥陀佛心中念佛,阿弥陀佛在我心中接引护佑,生佛一体,感应同时,即凡心为佛心,转尘劳为觉华,蒙佛愿力,决定往生,何庆如之!共勉。
       
     
  3. 法法

    法法 ༺ 持戒 ༻

       问:念佛人多是老头老太太,年轻学佛人往往对禅、密感兴趣,对净土法门漠然,这是什么原因?

       大安法师答:年轻人学佛,多有好奇务胜者。是故一入佛门便对谈玄说妙之法,颇有好乐。加之自己稍有些文化知识,常以上根利智自许(或口头谦虚,内心如是自肯),这是可理解的正常现象。而老头老太太,文才不足以广阅经论,体力不能支撑长久坐禅。且桑榆已晚,感到腊月三十快到,渴求出离生死心较切,是故一闻简易而究竟的念佛法门,便全身归命阿弥陀佛,靠佛力带业往生,了办生死大事。这种心态与行持,乃是以他(她)们大半辈子人生苦痛经历为代价,所获得信仰上的硕果,可庆可贺。这种愚夫愚妇实是根器深厚的念佛人,无量寿经指称为佛的第一弟子,所谓愚不可及也。而我们一些有点世智辩聪的年轻人,看得几本佛经,了解几则禅宗公案,或密宗的神通感应等,便空腹高心,轻视净土,这山望到那山高,实则并未在心地上下过真实的功夫。大概等到学佛过程中碰得头破血流,痛定思痛之余,或有浪子回头之一时。待到那时,自认是愚夫愚妇,舍阿弥陀佛慈悲救度,莫能出离生死苦海,如是死心念佛,方是真正的上根利智,是乃人中芬陀利。
     
  4. 法法

    法法 ༺ 持戒 ༻

       问:修习禅宗求明心见性,那是否非得大慧根者才可薰习呢?

       大安法师答:在这个时代,要了生脱死的捷径圆顿之法是念佛一法,禅宗要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很难。如果说晋唐之际还有这些大善根之人的话,现在就很难寻找了。所以,我们要了解自己的根机,还是一门深入,专门念佛,这句名号就是佛心,里面就包含着禅。所以经典说: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名无上深妙禅。你能念阿弥陀佛名号,这就是无上甚深的禅。禅是什么?禅是佛心,这句名号就是佛心,阿弥陀佛的心嘛,所以这句名号就是禅。那么你不要把禅和净打成两橛,它是不二的。所以古人云:身在含元殿,无须问长安。你的身体已经在含元殿了(古代的皇宫在长安),你在长安的皇宫含元殿——最主要的一个宫殿里面,你还问长安在什么地方?现在政治文化中心不是在长安,就在北京,那换句话说:此身已在中南海,你还问北京在什么地方吗?所以我们能安立在这句名号当中,就安立在禅上,就安立在无上正真之道上。它是不二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为什么这些禅宗的祖师大德最后导归净土,是看到了这一点,本质上不二的特点:禅是净土之禅,净土是禅之净土,是真空妙有的关系。所以还是老实念佛,里面禅也就得到了。
     
  5. 法法

    法法 ༺ 持戒 ༻

       问:“色不异空”和“色即是空”有什么区别?

       大安法师答:这是《心经》的两句经文。“色”就是身体与森罗万象的色法,是现象界的种种事相。“空”是指诸法的体性。第一句“色不异空”,是从缘起来看,缘起的种种色法是从性空衍生出来的,没有性空就不会有缘起。所以从现象上来说,色法和空性是没有差异的,就叫“不异”。第二句“色即是空”,是从事相上的不异到更进一步地从它的体性上来看,实际上是不二的。既然是缘生法,就是种种因缘凑合的色法,它不是原来就有的,所以它自性本空。“色即是空”不是灭色为空,色法当体即空。“照见五蕴皆空”,照见色、受、想、行、识的空性,就是以真空融妄有,以真融妄,就能够“度一切苦厄”,度脱分段与变易二种生死苦厄。这是般若系经典里面非常精辟的阐释。我们学佛人能够真正领解色不异空、色即是空,能够依教奉行,将活得快乐、潇洒。为什么呢?因为知道了色的空性,就不会对现象界的五欲六尘贪恋执著,一切如梦幻泡影,都是空的。正是由于认为色的真实存在,才会有一种贪恋执著,得到了欣喜若狂,得不到就沮丧万分,所以就会迷惑颠倒。对色与空的本质,众生靠自己的福德智慧是不能把握的,绝大多数人都迷惑在现象界的色法上,竞争忙碌,一生“为他人作嫁衣裳”。如果吾人能观照诸法空性,就是具备世出世间的般若智慧。所以《金刚经》讲,能够了解这个诸法的空相、无四相、毕竟空、无所有这些道理,对十八种空性,有法空、无法空、有法与无法俱空、空空亦空等等,听了之后不惊不怖不畏,这种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
        在净土法门,真空与妙有也融摄在这句名号里面。阿弥陀佛名号有两个核心功德:一是无量寿,一是无量光,无量寿就是空性,无量光就是妙有。光明是从空性之体自然显现的,经云:“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何谓清净?无有见惑、思惑、尘沙惑、无明惑乃至习气全无,就清净了。清净到极点,就契入到无量寿的心体,自然就能够放光,就有无量光。无量寿和无量光是不异的,无量寿即是无量光,无量光即是无量寿,只有光中有寿,寿中有光,才是阿弥陀佛。如果光明没有无量寿的湛寂,就会躁掉;如果无量寿的寂定没有光明的妙用,就会流于顽定、枯定。一定要空寂之中具妙有,寿中有光,才是佛教的中道、第一义谛,即谓第一义谛妙境界相。比如说,西方极乐世界全体依正庄严,这些色法,当体即是真如、涅槃,这是“色即是空”;阿弥陀佛契证到诸法的空性,由他的大悲愿力显现了西方世界无尽的庄严,这就是“空即是色”。这样,“色”与“空”就有深刻的辩证关系。我们这样去理解,就能把般若的空性和净土的妙有圆融起来,越空越有,越有越空,空有不二,光寿一如,就是佛法的中道。
     
  6. 法法

    法法 ༺ 持戒 ༻

       问:请开示“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的经义。

       大安法师答:这是《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中的经文,大势至菩萨向释尊禀白以念佛法门契证圆通的过程。念佛法门是从佛的果地上起修的,把阿弥陀佛大愿大行所积累的无量功德,作为吾人修行的因心。这无量的功德是透过六字洪名传达给行人的,能令行人顿获如来藏的功德,喻为“如染香人”。这个“香”是五分法身之香,即戒香、定香、慧香、解脱香、解脱知见香。凡夫众生本来也有这样的五分法身之香,但由于烦恼无明厚重,无由显现。由此,阿弥陀佛施设称念佛名之胜异方便,托彼名号果德,显发行人性德。就好像身上没有香的人,日日置于香木房中,他自然就染上香气了。具缚凡夫,称念佛名,亦复如是。声声佛号,召唤阿弥陀佛的功德,就染上了佛的香。于是凡夫业报身就具有了阿弥陀佛的五分法身的香味,这就是“身有香气”。佛的果地上的功德就庄严着念佛人的心,以五分法身之香、般若智慧之光来庄严念佛者的身心,这就是“香光庄严”。是故,这三句经文把念佛法门名具万德、名召万德、全摄佛功德为自功德的奥义和盘托出,吾辈净业行人当依教奉行。
     
  7. 法法

    法法 ༺ 持戒 ༻

       问:弟子最近在福州寺院看到上海佛学书局出版的《念佛真实义》等几本书,作者是台湾觉云居士。上网一查,乃知是萧平实之作。此人颠倒黑白,附佛之说,如今摇身一变,又以净土宗善知识自居,彻底否定净土宗历代祖师。不明真相之人,极易受其迷惑,破坏行人念佛往生之信心,毒害甚大。更有甚者,此书由上海佛学书局出版流通,使人更以为教界认可此说,真是害人不浅!不知东林祖庭对此有何看法?

       大安法师答:来函及寄来的台湾觉云居士若干种书籍,略略翻阅,觉其信口雌黄,错谬不经,亦能体会仁者一片护法之心。兹就《念佛真实义》(简称《实义》)、《如何修学净土法门》(简称《法门》)二书中之错谬处撷取二三,以正视听。
        一、诋毁我国诸净宗祖师“持名念佛”的传承
        《实义》中,处处将蕅益大师“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浅”的开示,指斥为不正确的知见,并云倡导持名念佛“乃是对于净土三经法义的错会,并不是正确之净土法门之知见”(见《实义》P2)。这种对祖师轻率的贬斥,对持名念佛的看法,是没有道理的。
        净土法门的理事因果,启立于佛的果觉境界,全体不可思议,不可以凡情浅识妄加推测。“佛经无人说,虽慧莫能了。”对佛经奥义,祖师能解能说,所谓“欲知山中路,须问过来人”。是故,我等净业行人,宜对祖师言教深生殷重恭敬心。
        蕅益大师乃净宗第九代祖师,“名字位中真佛眼”,开佛知见,所言决定无谬。印光大师赞誉蕅祖的《弥陀要解》“妙极确极,纵令古佛再出于世,重注此经,亦不能高出其上矣”。而《实义》贬抑蕅祖的论断,何异无知妄谈。
        祖师们倡导持名念佛,乃是对净土三经精义纲宗的正确领会。阿弥陀佛因地以五大劫的思惟,实现其普度一切众生离生死苦、得涅槃乐之大平等慈怀,建立以名号度生之妙法。《无量寿经》偈云:“若我成正觉,立名无量寿,众生闻此号,俱来我刹中。”是故持名度生的净土妙法贯彻于诸多净土典籍中。善导大师慧眼独具,首先开显净土三经持名之殊胜,云:“自余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较也。是故诸经中,处处广赞念佛功德。如《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中,唯明专念弥陀名号得生。又如《弥陀经》中,一日至七日专念弥陀名号得生,又十方恒沙诸佛证诚不虚也。又此经(指《观经》——注)定散文中(定善十三观,散善三福九品——注),唯标专念名号得生。”自《观经四帖疏》善导大师明晰阐述净土三经持名念佛宗旨后,历代祖师大德若莲池,若蕅益,若印光等悉皆遵从,成为中国净土宗传承之家风。今《实义》却全盘否定,居心何在!更有甚者,释迦本师乃至十方诸佛伸出广长舌相,赞叹阿弥陀佛名号功德,欲令我等凡夫众生专持名号,仰蒙弥陀的大悲愿力,带业往生,然觉云居士却言:“又不可教人唯称念阿弥陀佛名号,而不称本师释迦牟尼佛名号,或其他诸佛世尊名号,这样的念佛非是清净念佛,知见错误,心有污染故。以此种心态念佛,即是情执,是故不可对人作如是教导,违背净土经典法义故。”(《法门》P162)如是颠倒黑白、诽谤佛言的论断,是先天智力水平低下,抑或故作此说以断人慧命?吾人当深加警觉。
       二、错会“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之经文
        净土念佛法门的圆顿义理,乃是以佛的果地觉作行人的因地心,自他不二,生佛一如,故信愿持名,全摄佛功德为自功德。此句经文亦应从如是圆顿角度加以界诠。蕅益大师精辟指陈:“佛以大愿作众生多善根之因,以大行为众生多福德之缘,令信愿持名者,念念成就如是功德。”“唯以愿信执持名号,则一一声悉具多善根福德。”(见《弥陀要解》)莲池大师亦云:“今持名,乃善中之善,福中之福。”并开示:“举其名兮,兼众德而俱备;专乎持也,统百行以无遗。”(见《弥陀疏钞》)信愿持名,具足六度万行。此等圆顿知见,称合佛心,吾人当拳拳服膺。
        作者对《阿弥陀经》这句重要经文,师心自用,妄加诠释,云:“此处所谓‘善根福德因缘’,即指三福净业。”(见《法门》P143)并云:“要广修善根福德,不可只是持念名号。”(同上书P10)作者持此说,足见其不了经文真实义。
       三、妄自矜夸,冒充善知识,以凡滥圣
        自古以来,大凡邪师惑众,悉皆脱不了自我炫耀之窠臼,作者亦不例外。作者矜夸自称:“末学一心念六七年,每天十几个小时,成就净念相继之功夫。”(见《实义》P5)又云:“末学的持名念佛就像大火炬一般,任何的烦恼、习气、妄念之干草,一旦现起,就会被此念佛力量之大火炬燃烧而化为灰烬。”(见《实义》P7)此等自夸的恶派,散见各处。以凡滥圣,罪过不浅。
        纵观历代祖师大德弘法利生,悉皆卑以自牧,以惭愧庄严自己的道心德业。善导大师自称“恶业凡夫”,莲池大师自谦“末法下凡,穷陬晚学”,省庵大师自抑“不肖愚下凡夫僧”,印光大师恒称“常惭愧僧”、“粥饭庸僧”。不曾见夸耀功夫、大言不惭的善知识。对比之下,是善知识还是恶知识,自当泾渭分明。以上略陈三点,自可窥斑见豹,至于书中散见的谬见,诸如“持名念佛最好不要用口称念”(《实义》P7)、“名号不是实相”(《实义》P142)、“祖师常作一些方便之开示,然方便开示,虽有必要,却也造成诸多后遗症”(《法门》P5)等谤法谤祖师的言论,不一而足,无暇细辩。伏冀净业同仁仰遵圣言量与祖师的思想,死尽偷心,信愿持名,矢志极乐净土,庶几今生解脱有望,万修万人去。否则,误听人言,邪见入心,求升反堕,可不哀哉!
     
  8. 熊威

    熊威 ༺ 持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