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学泰斗——追忆通愿老法师

本帖由 福慧宝宝2020-03-27 发布。版面名称:心上莲花

  1. 福慧宝宝

    福慧宝宝 ༺ 持戒 ༻ 心上莲花版主

    作者:德智


    《诗经》有云:“高山仰止,景行行之。”对您——通愿老法师的操行虽是望尘莫及,但我心中总向往着,多次握笔欲想刻画您的风范,又恐自己德才疏陋,有损您那行如冰霜的形象。今逢您归西二载之机,请允许我搜索枯肠,以表弟子无限仰慕之情。

    想起与您老初逢,那是1985年的深秋,天高气爽,在那西北的黄土高原上,到处洋溢着稻谷的芳香。我们怀着极不平凡的心情,聚集在西安的大兴善寺里,准备纳受戒本。开堂的大师父,每每开示尼众时,总以您老为楷模,当时我虽未亲睹您老的仪表,但心中已树立起您的高大形象。多么希望能有机会,去亲近您这位名扬中外的当代律尼。

    正当这时,却传来了一个令人喜出望外的佳讯,您光临陕西,暂住在终南山脚下的大元寺里。终南山并不是四大名山之一,虽然唐代也曾有过宗风的大作,但早已日趋衰落。可是今日的群山奇峰都在昂首挺胸,交头接耳,畅谈心思。我们这些依附在它们怀抱的僧侣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您的到来是虚是实。我们一班戒兄弟耐等,戒期一满,便迫不急待地直奔大元寺。说起来真是啼笑皆非,当我们初见您时,还向您打听哪位是通老。只因为您是那样的普通,那样的慈悲,那样的温静,一点显异惑众的架子也没有。我们当时跪在您老的膝下,希能从您那里饱尝法味,来助增佛法的寿命。

    转年春季,我决定亲投您的座下,聆听教诲。可叹自己福德不备,您已离开五台山,到山西峨口小住。我暗想既入宝山,决不甘心空手而归,于是就亲近一位曾给您做过侍者的能学比丘尼。我们彼此很投缘,常常谈到深夜,有时她被您在戒律上行持的尊严,感动得热泪盈眶。

    一年的秋季,南山寺中新修了一座房舍,由于天气变寒,常住就用火来熏烤,您无意中将那燃过的火炭拿到自己的房间取暖,随后转念一想,不对,虽然是火炭,但仍可以放出热量,我怎能私用常住的东西呢?立即遣侍者将火炭送回。由此可见,您对盗戒护持得何等精严!您不仅仅是自善其身,而且常常想到佛法的久住。

    有一次您病了,夜间连续咳嗽两个多小时,由于您过午不食,身边虽有梨却不能吃。弟子们都饱含眼泪守候在您的床前,实不忍年过花甲的您与无情的病魔拼搏,皆劝您授一个梨子吃吧,好止息咳嗽。而您却严肃地说:“我现在授一个梨子,将来的人效法我会受一个馒头吃,我岂不成一个败灭佛法的罪人了吗?”本来在戒律中对持午者,开许有三种药(即非时浆,七日药,尽形寿药),但都要有因缘才能用。非时浆是指一切瓜果汁,不含楂子,时间只限从今天日中以后到明天明相未出之前,可以饮用,否则不可;七日药体指生酥、熟酥、冰糖之类,为体弱者开许,时间七日内有效;尽形寿药,即中草药、西药等时间在经过授法后,终身都可以服用,或者到药用完为止。当知梨子是不包括在三种受药之内的。一个持戒的人要先从律己开始,方有力量诲导他人。

    法师您出身于贵族的家庭里,可您能忍耐戒律的清苦。在您未闻佛法之前,本为北大的学生,也是一个装扮迎俗的娇艳小姐,但您第八识田中潜藏着雄厚的善业种子。当您初闻慈舟法师广演华严大法之后,立即顿悟世间的一切皆如空花水月,甩掉了高跟鞋,脱下了连衣裙,取下了金戒指,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僧人,这岂是一个常人所能为也。

    再说五台山虽是名山古刹,但当地的群众并不信佛。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是吃寺庙、偷寺庙,而不护持三宝。然而在文革中,当太原的红卫兵去五台山用汽车载您时,五台山的群众却义愤填膺,搬起大石头来阻拦汽车的运行,这是多么大的威德所化呀!

    我在五台山时有一位道友妙池,她曾叙述了一次最难忘的教诲。由于她目睹您老尊容之后,决意志愿于律学,故常常翼从您老。85年您去西安时,他也随去西安。您看她如此至诚,觉得可以培养,走到太原时,您慈悲地告诉她:“你已经犯了盗戒。”她听后非常恐惧,追问其故。原来她买了一台录音机不太好,她就把它卖掉了,卖时不是如实说机子不好,自己不喜欢,而是种种赞叹机子如何物美价廉,这就是盗。妙池师听后悔之莫及,随后给买者寄去好多东西,来弥补这一过失。最后又帮她把机子卖掉,这次是如实告诉买者机子的情况。法师您一生弘化,皆以身行为主,以言行为辅,身教胜言教,无声胜有声,人们只要睹相就会趋归,闻名就会敬仰。

    有多少僧俗慕名朝礼五台山,得到您三言两语的教诲便作为终生的荣幸;又有多少人福德不备,在您院墙上留下字迹“祝愿通愿法师永远健康常在”。真可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万想不到1988年吉祥精舍与您的告假,已成了永别。前年传来您的化缘已尽的消息,令人耳不忍闻,人天皆悲,四众涕零。七千粒舍利子光耀海内外,唤起了无数颗探求戒律之心,使多少人明白了修学佛法的次第。俗话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丈高楼当先建牢地基。您虽然没有太虚大师、印光法师那种轰轰烈烈弘法办学事业,但您在默默中已把如来家规传遍中华大地,从南到北,哪个高山峻岭大小寺宇中,不回荡着您的弘化声音。台湾又将您1985年《四分律戒相表讲记》的录音带,重新翻制,送回大陆;您亲手培育的法子们,在到处弘法,继承您那不朽的业绩。尤其是您的弟子如瑞法师,在五台山已摇起了重振律风的大橹,办起了一所律学院,为佛法的兴盛筑造基石。法师您该已目睹了这一切吧。您实在不能撒手西归,乞请您乘愿再来,我们的成长,最需要是您的法乳灌溉。法师,再次乞请您乘愿再来,指导我们如何循规蹈矩,以三学的次第安然步入毗卢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