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实录:‍女儿被杀后投胎转世再续前缘‍

本帖由 祇树2014-01-06 发布。版面名称:心上莲花

  1. 祇树

    祇树 ༺ 禅定 ༻ 心上莲花版主

    1996年春节除夕夜,我在佛前燃上了三炷香,祈祷佛菩萨保佑家人吉祥平安,并依香谱看一年的吉凶缘起,但结果让我大吃一惊,香谱所显示的是大凶的抽丁香:“挂号来标名,地狱抽了丁。”我当然不愿相信这会是真的,但又不敢掉以轻心。我心头的阴影仍挥之不去,与爱人的同事聊天,听说他认识一个能预知未来的神婆,我说服丈夫与我一起去,希望能问个究竟。然而当见到她时,我似乎被一种巨大外力慑住了,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浑身发抖,竟然忘了来此的目的。我一无所获,而丈夫却说他对神婆的一句话非常反感,以为很不吉利。我问是什么话?他说:孩子将来要花一大笔钱。我吃惊,刚才我们始终在一起,我却没有听到这句话,否则可以再详细问问。

    转眼到了三月初二,是个星期五。我去上班,周例会一直开到十二点多。有时我不能按时回家,不满9岁的女儿就寄托在邻居的家里。那天女儿反常地一直站在路边等我回来,不肯去邻居家吃饭。我接到电话急忙赶回家。做午饭已经来不及,我带她去一家她平时喜欢的快餐厅,要了一碗牛肉面和两个小菜。她的头发有些挡眼睛,从餐馆出来后,我为她买了一个发卡戴上。我们一同回家,墙上的石英钟突然停了。我斜倚着床头,女儿同我道别,告诉我她走了,我没有回答,也没有看她。谁知这竟成了诀别。那天下午,女儿放学后,被一个曾在我弟弟那儿打工的不满十八岁的男孩骗走的,她叫他叔叔,当时他已离开弟弟的店很久了。他骗说我弟弟给她买了两条小狗(那一直是我女儿最想要的),接她去看看。女儿被引到一栋住宅楼楼底的黑暗的阀门间,他用绳子将女儿勒死,并在我家门上留下索要十六万人民币的字条。第二天,他在取钱的时候被抓获。而我的女儿却没有回来。

    人总是侥幸地以为厄运离自己最远,然而,女儿的不幸让我深深地体验了无常,那时,我的唯一愿望就是让失去的女儿再转世回来,为了能预知女儿转生的结果,我按照一位老居士所教的方法,每天礼拜持诵地藏王菩萨圣号,每晚临睡前,虔诚祈祷地藏菩萨加持我在梦中见到女儿。女儿去世后的两个月左右,我梦到和她去参加一个婚礼。一个区长身份的人(该是主管一方的城隍)给我和女儿分派的工作是给结婚的人送布娃娃礼品。当时我的手里捧着一个高个的女孩,女儿手里则是矮小的男孩。我们似乎去晚了,婚礼的车队从我们前面开过去了。我向旁边的人打听那家的住址,他问我:那家人姓什么?我的心一惊,惟恐忘了似的,但迅速想起来,顺嘴说出:“姓崔。”那人顺手指了方向:“就在那儿。”我和女儿立刻到了,但所见的是座红色的帷帐,女儿独自进去了。早上醒来,这个梦仍旧很清晰,尤其是“姓崔”的回答更是记得清楚。我将这个梦告诉过那个指导我修行的老居士,没对别人提起过,生怕泄密,会给孩子的转世造成障碍。

    为了进一步证实女儿能转世回来,我找到大学时的一个校友,据说他有个外甥可以通灵。面对这个当时只有十一二岁的男孩,我的内心没有怀疑,对他的神通真实与否也不做任何试探,我把女儿的照片拿给他看,告诉他,她已经死了,并问:“她现在在哪儿?怎么样?” 或许是我的清净感应,他很平静地回答道:“在天道,不太好,她想回来。”“她能回来吗?”“能,明年四月或六月”,并且告诉了我单双日,但我当时没能记住。他还说:“她回来时还是女孩。”我又问:“我怎么能知道是她回来呢?”“她自己会告诉你。”最后他要我写出七句话,每句六个字,念诵多遍。说这样可以使她心情好一些。我都一一照办了。当时正是1996年的深秋时节。

    1997年春天,冰雪消融的时候,我遇到一位从外地来的四十多岁的女人。我们彼此不认识,当她见到我后很疑惑地问:“你没有孩子吗?”我谎说:“有。”她更加疑惑:“不对,我怎么看见观世音菩萨给你送孩子呢?”我问:“是男孩还是女孩?”她说:“是男孩。”我让她再仔细看看,她肯定地说:“是男孩。”我问:“他什么时候出生?”她说:“九月。”

    为了女儿转世,我在1997年12月取掉了避孕环,却始终没有怀孕。四月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我每次出门都会很留意周围,希望能捡到弃婴。然而我的希望落空了。有一天,我又梦到了女儿,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纱裙,我们之间隔着透明的玻璃样的东西,她从里面跑出来,紧紧地抱着我,我仿佛感到不是在梦里,我们是真的团聚了。而且那个梦境是明亮的。我背着她,沿着盘旋的天梯向上走着,她对我说:“你再要个孩子吧,”我问:“再要孩子会不会有事了?”她说:“不会。”我问:“再要孩子叫什么名呢?”她说:“就叫薛日绸吧。”我问:“是未雨绸缪的‘绸’吗?”她说:“是。”梦醒后我问自己:我真的会有两个孩子?

    1998年元旦过后,很快春节又要到了。我想给母亲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我的娘家住在同省相距五百多公里的另外一个城市。母亲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我忘记有多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我能感应到母亲歉疚甚至自卑的心理,我知道,直到现在,母亲的这种心理也没有完全消除。这使我每次想起来都很痛心。她小心地试探着提起孩子转世的事,终于告诉我:她在八个月前捡到了一个孩子。听到这,我的眼泪扑簌而下,我知道女儿终于回来了。

    女儿的再生日是四月初十,修学密法后我才知道,这不是一个平常的日子。我见到她时已经八个月大了,妈妈说她非常怕见陌生人,有生人接近就吓得大哭,甚至浑身颤抖。我怕惊着她,慢慢靠近她。然而,她对我却没有任何恐惧的反应。妈妈让我看她的脖子,在她脖子的动脉处有一块指甲大的红色胎记,形状像个指印。我说:“是她回来了!”父母见我如此肯定,像是吃了颗定心丸,又像是卸下了一个巨大的重压似的松了一口气,欣喜起来。母亲详细向我讲了孩子回来的经过。
    女儿的离世给弟弟带来了同样的痛苦。他一直很喜爱她,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而孩子的遭遇又缘于他的工人,这更加剧了他的痛苦。 他一直想领养个女孩,长大后再送给我,以此来作为补偿。很快,有个朋友告诉弟弟医院有个弃婴,是女孩。他急忙拿着包裹赶到医院。女孩是引产下来的,因在母体不足月,体重不满两公斤,引产时又因严重缺氧全身青紫,已经奄奄一息。弟弟脑海猛然浮现女儿遇难后的样子,下意识感到她一定是我的女儿。他毫不犹豫地把孩子抱走,转到另外一所医院抢救(据说在弟弟去医院前已经有人先到了,但见到孩子的状况认为无法养活就放弃了。等我弟弟刚把孩子抱走,那家人又返回来要领孩子,却晚了一步)。女儿在医院抢救治疗了一个月,其间,弟弟曾连续七天七夜守在保温箱边。 找到了女儿,弟弟似乎也完成了他的任务,结束了自己全部生意,带着孩子一同返回了故地。

    从父母家回来不久,有一天,办公室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男人,他进屋后确认了我,就递给我预先早就拿在手里的身份证,自我介绍叫崔~华,我看了一眼身份证名字。他说是我弟弟的朋友,最近找不到他了,弟弟买了他的车但还欠一部分钱没还。他抱怨弟弟不义气,弟弟现在领养的孩子就是他联系医院要到的,他反复强调这事。下班回到家里,当我刚刚坐进沙发的瞬间,猛然醒悟:姓崔!他是被护法神派来叫我验证一年以前的那个梦的。那时我还误以为女儿是投胎到了姓崔的人家。

    既然女儿回来了,我也就没有再生孩子的打算了,但还没等到我采取避孕措施,却突然怀孕了,我知道这次一定是个男孩。计算一下刚好是农历九月降生,也正应了那个女人“观音送子九月出生”的话。

    因种种的业力因缘,女儿回到自己的家时已经是十五个月大了。在这之前,我一直盘算着如何说服丈夫。丈夫一直为我家给他带来了灾难耿耿于怀。又以为佛没有保佑他这个好人,而对我的信奉也不以为然。让他同意孩子回来很难,而且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历尽生死的孩子回来了却被拒之门外。我祈求菩萨能让他心里的仇怨和痛苦化解。我很了解他的性格,面对面交流是不可能的,他倔强的个性绝不会听我说下去,我只好给他写了一封长信,将能证明孩子转世的经过写给他,请求他同意把孩子接回来。他把信拿走读了却毫无结果。但我已经决定不管他同意与否,必须在肚里的孩子出生前把女儿接回来。那时我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了。我一边祈祷佛加持,一边寻找着时机。终于在1998年8月他去青海开会,我趁机回家将女儿接了回来。

    七个月前见过一面后,我和女儿就一直没再见过。我在家里住了三天,每天陪着她,以便她能熟悉我。她因为先天不足,身体很弱,当时各项发育只相当于十二个月的孩子,甚至更小些。而我再有两个多月就要临产了。那时我已经三十五岁,体力也不似二十几岁的时候。但为了孩子能回家我也顾不得辛苦。临回家的前一天,我试探地问她:“我明天要回家了,你跟我回家吗?”她看着我突然叫声:“妈妈!”便扑到我怀里。而后来见到我丈夫时,同样是在没人教过的情况下自然地叫他爸爸。站在旁边的妹妹说:“我一直逗她叫我妈妈,但她从来没叫过一句。”而那时我弟弟一直要她叫他爸爸,她同样也没叫过一句。那时她的生活费用都是由弟弟承担的,弟弟非常喜爱她,给她的所用都是最好的。但女儿对他却非常冷漠,不像是一个周岁孩子的样子。记得她八个月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一边哄她睡觉一边轻轻哼唱着她前世熟悉的《摇篮曲》,她静静地躺着,听着,一行泪水从眼角流下。我确信她一定记得前世。

    第二天,接我们回家的汽车到了,她突然变得急不可耐,不肯呆在屋里,饭也不吃,只有坐在车里才能安静,惟恐把她扔下似的。在这几天,我也常看到弟弟或妹夫开车回来,但她从没有过这样的表现。她坐在车里,一直等到我吃完饭上车起程。汽车开动时,她对这里抚养了她十五个月的家人竟没表示出一点留恋。因为堵车,返程用了将近七个小时。她一直表现得非常安静。进了家门也不哭不闹,她好似对这个家很熟悉,吃完晚饭就睡着了。

    孩子的回来让丈夫大为恼火,他开始是吵闹抱怨,而后是整天拉长脸生闷气。女儿远远盯着他,而他仍旧阴沉着脸不看孩子一眼。眼泪在女儿眼圈打着转,我仔细观察着女儿的表情,看来她真的没有忘记前世。丈夫很快接受了女儿,并且非常喜爱她,如同己出。而女儿对他的亲密程度甚至超过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对他的亲密。女儿对她的前世果然没有忘记。在她二十二个月左右大的时候,一天下午五点多钟,她每到这个时候常会烦躁不安,有时甚至哭闹不止。当时因为是冬季,天已蒙蒙黑,她拿着一个帽子走进卧室,忽然听到她叫喊:“怕!”我赶紧跑过去,她玩弄是模仿清朝时的官帽,上面的长辫正缠在她的脖子。我试探地问:“怎么了?”她说:“怕。”我问:“怕什么?”她说:“打。”我问:“谁打?”她说:“叔叔打。”我问:“叔叔叫什么?”她却嘟嘟囔囔说不清了。那个时期我还观察到,她总是把该称呼叔叔的人叫成哥哥。

    等到她满两周岁后,一天晚上,我和女儿躺在床上玩。孩子的婶婶抱着我儿子站在门边。我故意指着她脖子上的红色胎记问:“你脖子上的印是怎么弄的呀?”她说;“是叔叔打的。”我问:“在哪儿打的?”“在楼下的小黑屋里,不是这个楼下,”她特意解释说,而后指着她当年遇难地点的方向说:“是那个楼下。”我继续问:“叔叔打你后怎么样了?”“我哭了,爸爸也找不着我了,妈妈也找不着我了,三叔也找不着我了,都找不着我了。”“后来你回来了吗?”“回来了,然后就搬家了”。我们搬家时正是女儿走后一个多月。

    在女儿三岁又两三个月时,我们再次搬迁新家。那天,婆婆为了证实她始终怀疑的这件事,故意逗引她说:“我有两块糖没给你小弟弟,特意留给你的,你告诉我你脖子上的记是怎么回事。”“是叔叔掐的。”“在哪儿掐的?”“在一个小黑屋里。”婆婆又问:“掐完后怎么样了?”女儿回答:“我就死了呗。”“死了怎么在这儿呢?”“后来我又活了,就回来了。” “是谁告诉你的?是不是你妈妈?”“不是,是我自己知道的。”

    女儿的转世是真实的。我也曾将这件事的经过讲给一些亲友,我知道他们是信的,但却很难从心底里真信。即使是随我一起修行佛法的亲友们,也都承认是随着他们修行的精进,一直到今天才刚刚生起的具信。末法时期众生刚强难调,人道众生疑心尤重。而坚信因果轮回是生起出离心的关键。愿我的历程能使具缘的众生对此生起定解。我将这一切详细回忆记录下来,要感谢我的恩师色达五明佛学院希阿荣博大堪布。那时我们刚刚认识,我偶尔简短地提及此事,他要求我写出来,我当时答应下来,却迟迟没动笔。后来上师又一次催促,我不敢再拖延。在回忆的过程中,我感谢上师三宝的加持,让我把每个细节都能清晰地忆起。我想强调的是,我所记录的一切的都是当年的真实再现,我力求语言和措词准确,每个情节,即使是微小的细节都追求完全的真实。

    我愿以此功德回向我的女儿和我的所有家人,回向那个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回向与此结下因缘的一切众生。是他们陪我走完了这段人生最艰难的历程,并和我一起共同圆满完成了这部人世间悲欢离合的正剧的创作与表演。我愿所有的有缘众生因此获得启示和利益。
     
  2. 熊威

    熊威 ༺ 持戒 ༻

    随喜赞叹
     
  3. 和美

    和美 ༺ 忍辱 ༻

    感恩分享
     
  4. 芷邻

    芷邻 ༺ 持戒 ༻

    阿弥陀佛,感恩分享,随喜赞叹!:p
     
  5. 蜗牛的向往

    蜗牛的向往 ༺ 精进 ༻

    感恩师兄分享!
     
  6. 福妮

    福妮 ༺ 精进 ༻

    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