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行真受益——从地狱苦海到莲池海会(一)

本帖由 石家庄-道进2014-01-05 发布。版面名称:心上莲花

  1. 石家庄-道进

    石家庄-道进 ༺ 布施 ༻

    真修行真受益——从地狱苦海到莲池海会


    2014年元旦,我在晨起拜忏中迎来了崭新的一年。这是我修行的第四年,也是我婚姻生活的第十四个年头。回望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从最初的血泪相伴到如今的幸福平静,我无以言表,唯有对佛菩萨无尽的感恩。
    如果没有佛菩萨,我的婚姻早就走到了尽头;如果没有佛菩萨,也许我的生命已经结束;如果没有佛菩萨,我的女儿早就成为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所有所有的可能,都是一个结果:我的生活一定会比现在悲惨千百倍。
    当我看到昔日的朋友、亲人还在愚痴地生活着,每天造作恶业而不自知,面临着身体,家庭,工作上的种种困扰,我多想大声疾呼:醒过来吧,别再糊涂地活着了!我愿意把我的经历讲给你们听,只希望大家能够像我现在一样,拥有真正解脱的美好生活。
    一、年少无知,淫邪招致堕胎的果报
    我出生在一个小镇上的普通家庭,小时候我身体比较弱,所以一直以来备受家人的爱护,这更养成了我自私,懒惰的习气。我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一书在手,可以坐上一天不动地方。看的书杂了,常常会胡思乱想。我梦想着走出闭塞的环境,遇到一个威风凛凛的男人来改变我的生活。
    初中毕业以后,由于分数不理想,我放弃了继续求学的机会。先后做过几段短暂的工作,当时由于对感情不认真,也谈了几次不靠谱的恋爱。这种游戏人生的态度和虚荣的心理,感召恶报使我也遇到了一个游戏感情的男人。二十岁的我,遭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重创:和这个男人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怀着一线希望找到他,他只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打掉。
    躺在小诊所冰冷的床上,疼痛使我恐惧到了极点,心中充满了怨恨。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堕胎的恶果,也没有顾念到腹内的小生命。多年后我常会在梦中见到一个小男孩,在一片昏暗和暮色中,他怯生生地推开房门,无言地望着我。小小的身影是那样孤单无助,这是我永远无法弥补的悔恨与伤痛!
    没多久后这个男人和别人结婚了,以后陆陆续续地听说他的境况:他的妻子很凶悍,没和他过几年就抛下了他和年幼的儿子,他一个人带着儿子过得很凄惨。邪淫的果报不仅害了我,也害了他。
    之后的日子里,我四处打工,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谈了一次次无果的恋爱。22岁时,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当时他40岁,和妻子离婚多年,自己开一家公司。他成熟男人的魅力大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我当时的想法是他聪明能干,对我又很好,嫁给他一定会衣食无忧。他也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会呵护我一生,不让我有半点操劳。我不顾父母亲友的反对,一意孤行地嫁给了他。当时为了逼着父母同意,我竟然服了十几片安眠药自杀,全然不顾及父母的感受,多么自私冷酷,又是多么不孝。如此恶缘会感召好的生活吗?我完全没有得到婚姻生活的幸福,从此生活在恶梦里。
    二、婚姻不幸 我用游戏人生来麻醉
    结婚以后,我们先后碾转了多个城市生活,有时候一年要搬好几次家。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总是想把生意做大,赚很多的钱。可却总是一事无成。结婚当年我生下了女儿,从怀孕生产到自己带孩子的几年里,争吵打斗成了家常便饭。凭心而论,他很聪明能干,对我也有感情,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坏脾气,加之好酒成性,又喜欢赌博。他有心脏病的家族病史,我劝他戒烟戒酒少吃肉,他却说,那样活着还有啥意思!开始我们争吵,后来升级到动手,两个人就像疯子一样厮打到一起。我常常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口鼻流血。我大着肚子独自在异乡,无处可去,更不敢让父母知道,每次都是在外面流干了眼泪,再无可奈何地回家去。现在回想那时的我,过的是什么日子!身体的伤固然痛苦,精神上的折磨更是如同在地狱里煎熬,我恨自己,也恨他!每当看见家中的刀具,都有一种拿起来杀人的冲动,更想用它割开手腕,让血一点点流干。可是每每看到年幼的女儿,躺在那里冲着我笑,我是多么舍不得她!我更不敢想象,年迈的爸爸妈妈会怎样的伤心难过?我已经伤过他们一次了,我不能再伤害他们了。既然是我自己造的孽,就让我自己受吧!
    女儿渐渐长大,我在当地的城市里也结识了一些朋友。都是年纪相仿的女人,人人都有难念的经。于是常常一起聚餐,大倒苦水,互相安慰。我学会了抽烟喝酒,蹦迪,我们常常喝得烂醉,然后去迪厅发泄。穿着暴露,作派也十分嚣张。为了互相攀比,就打电话叫各自的情人来买单,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深深忏悔那是一段多么荒唐的日子!
    荒淫的生活令我的婚姻越来越难以维持,几次都濒临破裂的边缘。他对我动辄打骂,像看贼一样地看着我,天天查岗。我对他更是怕得要命,我知道以他的火爆脾气,如果掌握我的“罪证”,恐怕杀了我都是轻的。朋友们也劝我说,离婚吧!可是离婚了怎么办?我身无分文,根本养活不了女儿。把女儿留给他我不放心,再说怎么向爸爸妈妈交待呢?父亲在晚年患了小脑萎缩,渐渐人事不清,出了门就找不到回家的路,都是母亲在辛苦照顾他,我怎么还能让母亲再操心呢?为了母亲,我就是死也将婚姻维持到底。也许就是这样一点残存的孝心和对女儿的爱,才挽救了我的婚姻,也挽救了我的生命。
    但是我荒唐的生活并没有停止,而且由于自己的邪淫没有正气,常常会感召到恶缘。客户,邻居,甚至老公的朋友,常会有不怀好意的人来骚扰我,令我苦不堪言。我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偏头痛,失眠,有时候莫名地极度头晕恶心,甚至休克,每年都要犯病两三次,查不出来什么病因。口唇长年青紫,两只眼睛下面总是黑色的,低血压(低压40,高压60),还有严重的胃病,经常疼得直流冷汗。
    老公的生意也不理想,他组织施工人员每年跑工程,所得有限,乱七八糟的事却常有:工人受伤了,材料被盗了,被有关部门罚款了,客户拖欠工程款等等。他自己常常受伤,心脏病一年要犯好几次,每次都要花上很多钱,却毫无起色。生活困窘,家庭也不和睦,我的未来灰暗到极点,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可以说,那些年的生活就是在勉强维持,没有任何快乐而言。
    三、学佛以后,我终于看到了一片天
    2009年,我在网上聊天时,认识了一位研究周易的网友,穷极无聊的我参加了几次他们的聚会,接触到了一些学佛的人,令我耳目一新。在此之前,学佛人给我的感觉就是愚昧的老头老太太烧香磕头的把戏,全无道理可言。但是这些新时代的学佛人,都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中年人或青年人,个个充满了正气和慈悲祥和的力量。他们告诉我:佛教不是宗教,而是佛陀对十法界众生最圆满的教育;我们要想学佛,先要学会做人。在他们的帮助下,我阅读了《释迦牟尼佛传》和一些大德的著作,对佛法有了初步的了解。当读到佛陀在娑罗双树下即将进入涅槃,对弟子们进行最后的教诲时,我忍不住悲从中来,泪水盈眶。我相信,某一世的我,必定也曾亲近佛法,甚至我也许就是佛陀座下的弟子,曾经接受过他殷切的教诲,可是我怎么就全忘了呢?我怎么就流浪了千年,还在愚痴地造业,还在生死中流转呢?佛陀何尝忘记过我,忘记过每一个众生?我们都是佛最疼爱的孩子啊!
    2010年四月初八佛诞日,我受了三皈依,正式成为了一名佛弟子。之前我在《虚云法师年谱》中读到“食肉者,断大悲心种子”,于是我开始吃素,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我和佛友们放生,参加法会,捐钱建寺、造佛像,忙得不亦尔乎。也许是宿世的善根,我的老公并没有横加干涉,甚至他也减少了吃肉的次数,特意为我做素菜。也许是看我学佛以后,脾气变好了吧。从前他如果指责我,我是一定要反击的,不管他说得对不对。现在我学会了忍耐,有时甚至会说一句“你说得对”。弄得他直楞神,接下来的词儿都忘了。有时他发脾气,不管他说什么,我面不改色,心中念佛。一切都是这样不可思议,当我不去试图改变他,只改变自己时,他竟然也慢慢改变了。一次在发完脾气后,他很羞涩地对我说:我刚才不应该那样对你,是我不对。一瞬间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他这样一个刚强难化的人竟然也会向我认错,这是十几年婚姻生活中绝无仅有的。即使在他打我以后去接我回家,也从未在口头上向我认过半句错!感恩佛菩萨啊!
    犹记得皈依后做过的一个梦,梦中的我在黑暗的深渊中挣扎,下方深不见底的泥沼伸出无数细长的藤蔓,像蛇一样缠住了我的脚腕,把我向下拉,那冰凉滑腻的感觉是如此真实。我在梦中大呼,却喊不出来,我拼命地喊:“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地藏王菩萨!”没有人教过我,我却自然地喊出了这几句,醒来的我一身冷汗,心有余悸。这个恶梦就是在提醒我:如果不皈依三宝,我必定要去三恶道,在地狱里无穷无尽地受苦。感恩佛菩萨!